怒放的生命,信仰和爱—记动力与能源学院名师严红

严红,动力与能源学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,陕西省百人计划特聘专家,先后于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做博士后,于美国罗格斯大学机械与宇航工程系任助理研究教授,于莱特州立大学机械与材料工程系任研究教授。现任动力与能源学院副院长,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Flow Control亚洲专刊特邀主编,AIAA Associate Fellow,陕西省航空发动机内流动力学重点实验室主任,《气体物理》编委。并于20181月当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第十二届委员会委员(科学技术界)。

   “我遇到过许多学者,接触过许多老师,却只仰慕作为我们人生导师的您。”严红老师的一位学生如是说。在学生眼里,严红老师亦师亦友,工作和科研上的热情与严谨是学生的行为标杆;生活上的关怀以及自身学生时代的感悟让学生倍感亲切。至于严老师在美国工作期间的故事,她却很少提及,直到学生特意询问,她才娓娓道来。也许,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从严红老师讲述的小故事中得到为学生、为老师、为教授的那份信仰。

故事是这样的… …

大西洋的海风卷着阵阵浪花拍打着美国东海岸,位于俄亥俄州的莱特州立大学总是率先感受到春意盎然,或许就在这样美丽的日子里,和煦的阳光映着一辆车在校园中疾驰而出,奔向附近的加油站。随着车门打开,一首慷慨激昂的《怒放的生命》响彻整个加油站,车中的青年也伴着旋律哼唱着。(这是严红教授从美国即将回国时的场景,《怒放的生命》唱出了她的心声)直到多年以后,当Hong变成严红教授,每每向学生谈及这个场景之时,嘴角总是不住的上扬,继而朗声大笑。不过,刚到美国那会儿,她可并没有车。

 

负笈美利坚——源于科研的热情

那是在1999年,“出国那天的心情尤其好,兴高采烈得,对一切都充满憧憬,当然也有些许忐忑,毕竟是去一个陌生的国度”,严老师如是说。在这之前,严老师已在清华大学做了两年的博士后,出站之际,一个偶然的机会,远在美国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的Doyle D. Knight教授需要招聘一名博后,怀着继续深造的梦想,满怀自信的严老师便踏上了新的征程。

甫至美利坚,异域风情扑面而来,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。经过短暂的修整,紧张的学术工作便挤满了整个日程,以至于无暇顾及饮食的不适。当一切都步入正轨后,严老师便在学术上攻城略地,不过数年便在超声速流动控制领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,深得Knight教授的信任。一旦实验室其他人遇到问题时,Knight教授总是对他说:“You can first ask Hong!”(能够用自己的知识帮助别人解决实际问题,这是严老师最引以为傲的事,多年来她也是这样教导着自己的学生。)


与导师Doyle D. Knight

 

寒来暑往,6年时间匆匆而逝。基于严老师在超声速流动控制方面的出色贡献,在莱特州立大学特聘教授向哲献教授的大力推荐下,严老师被莱特州立大学聘为Research professor,开始了转战俄亥俄的旅程。

严老师和向教授的初次见面是在2001AIAA 1月份的年会上,这是世界航空航天界的盛会。这次见面成为了严老师和向教授十几年学术合作的起点。向教授是美国功成名就的空气动力学家,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:“To be equal, to be better!,由此可知,他曾经付出了多少超乎常人的努力!

言归正传,严老师在莱特州立的工作节奏较之罗格斯大学有过之而无不及,每年都要进行项目申请和答辩。科研之余,还有一些教学任务,与美国学生的交流使严老师更加坚信教学相长的理念,对她回国后的教学风格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
2010年前后,国家开始陆续启动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,于是严老师通过入选“陕西省百人计划”,毅然踏上归国之路,回到了母校—西北工业大学。

 

给力的“钢琴家”——扮演好每一个角色

那是在2010年,“回国那天也是兴高采烈得,不同于出国时的忐忑,回国更多的是踏实”,严老师如是说。刚刚回国没多久,严老师便投入到紧张的科研和教学中。

 

培养学生:

回国之后的7年,严老师组建了自己的课题组,建立了特色的科研方向,搭建了超声速风洞,并发挥自身在国外的科研资源优势,开展了紧密的国际学术合作,为学院的人才引进以及人才国际化培养贡献力量。


超声速风洞实验室

在指导学生科研时,严老师习惯只是给出一个战略目标,具体的战术由学生自己确定,以此来培养学生的自主能力。她认为不是每个学生都是想做科研,或者毕业后想从事科研工作,但是培养独立工作能力非常重要。科研工作只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培养发现问题、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沟通的能力,帮助学生建立自信,挖掘自身潜力,使之毕业之后成为一个朝气蓬勃,敢于挑战,坚强勇敢的人。能做到这点,自己才算的上是一位合格的导师。


课题组(2017.1

 

教育教学:

在教学上,严老师根据研究生培养的经验,有的放矢地为大三学生开设了一门全英文课程《Introduction to computational fluid dynamics》,一方面是提高本科学生的数学和编程能力,另一方面是帮助学生增强英文的听说能力。此外,严老师还给研究生开设了《湍流力学》、《超声速流动及其控制方法》等课程,在她看来,研究生已进入科研阶段,因此课程需要有前瞻性、多样性,以收启发之效,不可拘泥书本,否则与本科教育又有何异!

微信图片_20190409151316

和本科生在一起

 

管理工作:

20145月,严老师受聘为动力与能源学院副院长,管理学院国际交流工作。这些年来,严老师多次亲赴各国进行人才引进、并邀请国外相关领域院士、高校教授等来学校授课、报告。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David C. Wisler、美国航空宇航局尚教授等都曾为我校学生做过报告,堪萨斯大学王志坚教授、新泽西州立大学Knight教授以及俄罗斯科学院Khristianovich研究所Alexandr A.Zheltovodov每年都会进行为期一周的授课。

号外号外:本学期美国新泽西州立大学机械与航空航天系教授Doyle D. Knight的《Non-equilibrium High Speed Flows》课程即将开始,相信优秀的你不会错过。详情:http://www.nwpu.edu.cn/info/1039/3516.htm


向哲献教授来我校访问


我校荣誉教授王志坚

俄罗斯科学院Alexandr A.Zheltovodov来我校授课

不同的头衔需要严老师做好科研、教学和行政之间的平衡,她常常半开玩笑地说:“我要学会做一名钢琴家,在合适的时间按下合适的键,从而奏出美妙的音乐。”话虽如此,但有时候仍不免捉襟见肘。比如有一次,备课的同时又要完成一个行政PPT,那么只有牺牲休息时间,熬夜完成。

无论是对待科研、教学还是行政工作,严老师总是能够投入极大的热情,不愧为一位给力的“钢琴家”!

 

传承的力量——师德现于点滴

时间回溯到2004年,那时严老师还在新泽西,早晨上班,由于特殊的原因连续两天10点钟才到办公室,而又恰巧遇到了Knight教授,于是尴尬的事情便发生了。直到现在,她还一再告诫学生不要迟到,因为这不仅是培养时间观念,更是对他人的尊重。以身作则是最好的教育。论语有言:“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虽令不从”,严老师的行为便是对格言的最佳注脚。

经过严老师的办公室时,她的门总是开的,以便与学生及时讨论问题。数十年前,向教授亦是如此,这就是传承的力量。从向教授,到Knight教授,再到严老师,以至于她的学生,一如电影《无问西东》里边展现的那样,人格代代传承,感人不已!

对待学生,严老师总是推心置腹,一切为学生的发展考虑,积极推动学生出国交流。对于学生有时出现的浮躁问题,严老师说道:“不要说社会浮躁,说学生浮躁,其实是我们作为导师浮躁!如果我可以避免浮躁,那么当学生面临考验而不知所措时,他们愿意倾听我的意见,或者我的作为在某些时候可以帮助他们不再失措,那我就认为自己是一名成功的导师!”

后记

宋人刘过有词曰:“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”,少年时英姿勃发,憧憬未来,何等豪迈!但是,人生路漫漫,每个阶段自有各自的风景!

从少年到青年再到中年,每个阶段严红老师都对自己的选择非常笃定,从容不迫、自然而然地点亮了怒放的生命!作为教授、博导,教书育人是严老师内心的一份信仰,更是对学生、对科研的爱!这不禁让人联想起不可撤销乐队的代表作《像风一样吹来》中的一句歌词:“我们的时代,是信仰和爱!”